bibo

僕らの曖昧な愛で

【夏纺】一千六百零六

绘雨:

注意到那件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契机。也不至于说多少偶然凑成必然也许某天必然发现。那天本来约好和朋友一同外出结果被放了鸽子于是在出国将近一年的时间里难得有了一天空闲。尽管如此要想忙起来可做的事情还是多的数不清。可是逆先夏目偶尔也会有想放松的时候不然也不会破天荒的答应和谁一同外出做那些他现在看来意义也不大的事情——虽然还是被放了鸽子。


  


最后他决定大扫除。


 


他不像某人从清扫中都能得到说不出清的幸福感。公寓每周定时也会有钟点工来打扫更说不上邋遢肮脏。逆先夏目只是突然有了想打扫的心情。也许因为窗外天气太好。也许因为他不想无所事事坐着发呆又不想做经常做的那些事情。又也许是上个月的电话谁在那边悠悠的说哎我觉得 夏目君偶尔试着自己清扫一下也不是坏事哟。


 


其实真这么看可能还是说不清的偶然促成了现在的结果。


 


比如,如果那天他和朋友如约出门,如果那天他选择的不是大扫除而是安静的坐着看书或者别的事情,如果——


世上没有如果。


 


什么东西从上方落下,逆先夏目凭借出色的直觉和优秀的身体能力完美避开。于是那东西只是稍微蹭到了他的衣角,然后安静的掉到了地上。


 


“?”


 


掉的太突然。哪怕是逆先夏目也没能反应过来是从哪里落下。不过他冷静的依然很快。刚刚他好像才在擦书柜,所以说——


他抬头往上看。下一秒得出答案。


他就说他怎么可能随便乱放东西。


 


“啧。”


 


他弯腰去捡那个东西。那是个四方形的棕色盒子。最简单的那种款式。难为它高空落下盖子也没翻开。滚到地上也是安安稳稳的样子就像它原本的主人。当然逆先夏目自己都知道这个联想有点无理取闹。


 


捡起来他还是选择随便放在最高的那个位置。他身高不够虽然盒子一半已经塞了进去,还有一半却露在空中。逆先夏目脚步踮起指尖用力眼看着就能把它完全推进去。然而莫名其妙的,就有了微妙的犹豫。


 


不。


他知道里面有什么。他甚至知道里面有多少个什么。


 


数量庞大。说不上好看难看。也没什么深刻意义。


第一次打开它是在两年前。收到这东西的当天。当时的心情至今也模模糊糊记得。大约就是觉得啊真像那个人的风格。


逆先夏目也就打开过一回。之后随手一扔也想不起来到底放在哪个角落。可是一年后出国整理东西这东西还是被他从他也说不清的地方翻了出来,塞进了行李箱。就那么带着出国。带着到新公寓。然后又随手一放,非这种突发事件根本想不起还有这东西存在。


 


“……啧。”


 


分隔两地时间太久,因为不用面对面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烦躁的情绪了。如果那个当事人在旁边逆先夏目毫不怀疑自己绝对已经一拳砸上去。至于打在哪个部位,肚子吧。以前最常打的地方。


 


“啧。”


 


怎么不开心不甘心逆先夏目最终还是抱着那个盒子坐到了床上。


慢慢打开,尽管这种无意义的拖延行为没有一点意义。


 


里面是铺天盖地的灰色。每个灰色都折叠成完全不明所以的一个星星。一共一千六百零五颗。


——是。


他数过。在他得到这满盒子星星的第一天晚上。


 


夏纺 一千六百零六


 


对分道扬镳的结局并不意外。


他和宙曾经还因为考虑到那个人的未来一起参加过某某活动。事到如今当然不会觉得多余或后悔。只是意外的也没觉得可惜。


 


只要肯做的话一定会做的很好。严格来说也算拥有才能。真在演艺圈走下去想来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很多事情明显不是你做得到就要去做。那最后的一点时间究竟是什么现在再想也没有意义。为了母亲为了自我还是为了当时近乎迷路的他。其实都无所谓了。


 


那个人选择回归普通的生活。


念普通的大学。走普通人的道路。那么也许在毕业后普通的就职,多年后普通的成婚,然后普通的有了自己的孩子。


 


“前辈的话,无论怎样,都可以活的很好吧。”


于是难得的那天他的态度也十分友好。安稳平和不像逆先夏目大部分时候日常的样子,也不像最常面对青叶纺时候的样子。


“那么,让我为前辈献上最后一个魔法吧。”


绝非讽刺,也非不赞同。


那个人如此选择,那便如此吧。本就不算太过亲昵的什么关系。如此分开大约就再也没有相交点了吧。这么想到的瞬间心里确实的浮过了什么。闪的太快他也没来及抓住,就也不在乎了。


“——愿你往后的道路,充满幸福。”


他真心祈愿。


鲜血眼泪疲惫无奈痛苦感伤既然都已远去,那就好好走自己的路吧。那么多在我们身边未能做到的事情。在未来的某时某刻,和我们不知道的某个人做吧。


虽然想想就火大。


 


那个人便微笑。他说谢谢你,夏目君。声音那么柔软。他递给他一个纸袋说毕业礼物哦夏目君。逆先夏目几乎下意识的反驳今天是前辈的毕业典礼吧又不是我的。最开头已经自然的到了嘴边。结果逆先夏目抿了抿唇还是把那句话咽了下去。


 


“夏目君。”


他们最后面对面的对话场所在校园的一角。没有樱花满天飞。没有什么高大显眼的树。逆先夏目问为什么来这里。是特别平常的口吻。那个人就还是笑。说感觉太好的地方我在那里都太浪费了啊。那时逆先夏目就想事到如今。事到如今。事到如今。这个人让人惊讶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的最本质的地方毫无改变。哪怕那些时间绝非没有必要。也确实在那样的时间里觉得幸福。也还是,那个样子。


“能够遇到夏目君,真的太好了。”


那就是,他们正视彼此脸之时的,最后一句对话。


 


“是吗。那太好了。”


 


想说的不是这句。不是的绝对不是。至少收到那个人的邮件逆先夏目走在来这里的那条道路上想说的绝对不是这个。可是此时此刻他看着那个人笑的幸福又满足,又觉得除了这句也没有其他再好说。


 


他们甚至没有道别。


 


当天晚上逆先夏目打开盒子。看到了数不清的灰色的小星星。


……


第一反应其实就是六个省略号。虽说礼物这种东西多数贵在心意,那个人的场合绝对全是自己叠的,这方面来说可以说非常了不得的礼物。可是意义在哪里。对。逆先夏目知道在青叶纺这个人身上寻求意义,大部分时候都是非常徒劳的事情。毕竟他曾经试图在那个人的某些行为上找出点其他东西。最后结果只是提醒他逆先夏目你没这么闲。


可是人往往就是哪怕明知徒劳也非要去做。


 


灰色。他想不出其他意义。最大可能就是那个人的收藏品里这种颜色的纸偏多于是就用了。


颜色没有意义。那么数量呢。


之后逆先夏目就做了一件至少在他眼里蠢得不行的事情——数数。


 


一千六百零五颗。


 


他只数了一遍。就算通宵大脑没有那么清醒逆先夏目也不觉得自己会在数数这样的事情上有什么失误。更别说他现在头脑清醒、


 


他没找到什么意义。就把它随手一扔。之后到出国为止再未想起。


 


***


等到逆先夏目毕业那天春川宙笑着跟他说恭喜师傅毕业。


 


“没哭呢,宙真了不起。”


“那当然了!前辈和师傅告别的时候是笑着的!所以宙和师傅告别的时候也要笑!”


“是吗,真了不起。”


 


他们最终都踏上了不同的道路。


 


***


很神奇的都在国内的时候没想过要联系。反倒真的分隔两地的时候有了断断续续的来往。


之前那一年。最开始青叶还是有陆陆续续的发来报告近况的邮件。逆先夏目对此的回应是看也不看直接删除。他太清楚反正都要是两条平行线了。何必继续那样不咸不淡的交流,最后再因为无法诞生的共同话题,无法交流的不同的生活硬生生尴尬的断掉。这么过了几个月。也如逆先夏目所料,从那个人那里没再发来只言片语。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周之后,逆先夏目几乎是松了口气的。


只是偶尔还是会听宙随意间提起前辈目前的生活。在大学如何如何。跟新朋友如何如何。一起去的地方如何如何。逆先夏目一直都是笑笑,然后体贴的顺着话题说个几句。渐渐地宙那孩子也不再说了。名为青叶纺的这个生物就彻底从他生活里淡去。


逆先夏目知道那孩子那么聪慧一定发现了他们之间现在是怎样的气氛。这次他却没再像之前那样执着的希望他们和好。


“乖孩子。”


他其实也会有点心疼。这本身也不算特别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是他想这样。


——那一年半的时间。已经够了。


 


可是人生就是那么不可思议。就像聪明如逆先夏目也不会想到梦咲都读了快一年了突然在某天冒出个人闯进他的地盘说他们从小认识然后还一嘴道破他女装的黑历史。


 


稳定下来打开电脑登陆邮箱不出意外的看到宙那孩子已经发来了好几封,而且都是在同一天,前后时间相差也不大。绝对是碰到什么有趣的事情没有归结到一起。打到哪里发了。再打了打,接着发。


真是。他想着这孩子还是这样。耐心的看完了所有,开始慢慢的回复。


 


时间就那么安稳的流淌着。


他对国外生活没什么特别的不适应。判定目前状态有友人会比较有利便有目的性的结交了几个无关痛痒的人。然而大部分时间他还是习惯独来独往休日也依然很少外出。


 


青叶纺的邮件就在这样平淡日子的某一天到来。


 


逆先夏目意外他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竟然丝毫不惊讶。就像早有预料。虽然他一点也不想承认。


 


夏目君:


最近怎么样?有没有好好适应那边的生活?有没有好好交到朋友?因为夏目君的性格我一直很担心啊。毕竟夏目君一个人的话会觉得很寂寞啊。还有食物呢。吃得惯吗。有没有闹肚子。生病了要好好去看医生哦。


 


逆先夏目看完竟然笑了。他拿过手机不管时差拨了他早记得烂熟的号码。接通后不等那边出声直接一句:虽然不知道前辈眼里的我到底是怎么样子的但是我一个人也不寂寞一点都不寂寞过得非常好就这样。


然后果断挂了电话。


 


第二次打电话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时间。逆先夏目走在大街上咬着他以前不怎么吃的冰激凌慢吞吞的想到一吃就是前辈喜欢的味道。于是电话就拨了出去。这次接通后逆先夏目什么都没说。过了几秒那边才传来声音。


 


夏目君。


 


含笑的,温柔的声音。


很久没听到的,柔软的声音。


 


“哇还能再接到夏目君的电话超级开心哦。”


“啊这样。”


 


然后就养成了时不时通个电话的习惯。


全都都是相当无聊的内容。没有一次讨论过比较深刻的话题。没有一次触及过比较深入的地方。全部,统统,将近大半年的时间。每通每通,都是非常无聊的内容。


直至现在。


 


***


所以在把那个星星拆开的那一刻,逆先夏目再次有了想把青叶纺揍到后悔他诞生到这个世界的程度。要知道他上次有这种想法还是在高中时期,某次和戏剧部的三个人一同外出,日日树涉无意间提到现在在3B提起夏目几乎都是啊那个女装的夏目啊的时候。


 


“……”


他真的再次觉得。青叶纺这个生物简直——不。好吧。退一万步来说。这种做了如果对方发现不了的事情就跟没做一样的事情逆先夏目也不是没做过。可是真的摊到自己身上为什么这么地——


逆先夏目深吸一口气。


 


【希望夏目君不要感冒】


 


是的。那天他抱着盒子看了半天拿起一颗星星左捏捏右捏捏不知道为什么就非常火大手上稍微用了点劲,它就瘪了。瘪就瘪吧。反正都是他的东西了。这么想着心里又有种说不出的……心虚。特别是想到这全是那个人自己慢慢弄出来的。


“……呼。”


倒也不是不可以直接在着基础上再捏出原来的形状。可是这样总有种敷衍的感觉坦白说逆先夏目并不喜欢。他选择拆开重新来做。


然后就看到了以上这段话。


“……”


他就突然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他再随便拿出一个拆开。果不其然。


【希望夏目君不要得胃炎】


 


姑且不论这种事情难道不是一句希望夏目君身体健康就可以搞定的吗这个结论。逆先夏目在当时真的有股想立马飞回国总之先揍得那个生物鼻青脸肿再说的冲动。到底忍下来绝对不是考虑到明天学校还有课或者此刻时间的问题。他还是。他只是。尽管非常不想承认但是他还是——


想看完。


 


***


青叶纺毕业的第一年。逆先夏目单方面切断了联系。他拒绝看所有来自青叶纺的邮件。最开始在青叶还会发来邮件的时间,逆先夏目没看过也能确信,青叶绝对没有一次提到过这个由他亲手做,然后亲手送给他的礼物的事情。


青叶纺毕业的第二年。他们因为逆先夏目自己也说不清的理由开始断断续续的联系。他开始回邮件。他开始时不时给他打电话。那个人也没有一次,哪怕不经意间的,提到过这个东西的存在。


 


如果。逆先夏目没带来呢。


如果。在最开始逆先夏目就弄丢了呢。


如果。这东西到最后就只是一盒普通的装满了灰色星星的盒子呢。


 


——只是这样想一想,就觉得,非常的气愤。


那个人用什么样的心情写下每一句。又用什么样的心情交给他。


啊反正肯定不是什么悲壮的心情吧。是到最后都抱着哪怕夏目君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只要过得幸福快乐就好了的想法的人。


 


不执著,不牵念。


 


受不了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是逆先夏目一个人而已。


 


***


 


“前辈。”


“啊夏目君。好久不见?嗯……?说好久不见好像怪怪的?好久没听见?唔……这种时候该怎么说才好呢。”


“前辈。”


“啊夏目君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精神真的太好了。看来有好好吃东西呢。真乖真乖。”


“前辈。”


“嗯?哇抱歉因为很久没和夏目君说话有点兴奋过头了哎嘿嘿。只顾自己在说了。”


“前辈。上个月我有自己大扫除。”


“?是好事哦?夏目君很努力呢。”


“扫除过程中发现了一个盒子。是。是前辈毕业那天送给我的。然后过了将近两年,我才发现里面有字。”


“哇被发现了吗。总觉得有点害羞啊。”


 


那是按照之前的频率来说确实有点久违了的电话。对方声音也确实带着喜意。传达的如此清晰。


 


可是他想这个人还是这样。一直就是这样。结果到了现在。也还是这样。


 


“一共一千六百零五颗。对吗前辈。”


“不是哦是一千六百零六颗。”


“……前辈你在怀疑我的能力吗。”


“怎么可能。夏目君怎么可能会在这种事上失误。因为那天回家后我发现有一个掉在地板上了嘛。”


 


心里突然一跳。


没有任何征兆。


 


“……那上面。”


他翻完了那一千六百零五颗星星。内容比他们几个月通话的内容还要平淡乏味。他相信所有的希望一定都是真实的,发自那个人内心的。丢不掉的大约只是逆先夏目自己心底那点早就被抛弃的奢望。所以翻到最后十个控制不住心跳加速。看到最后也不失望只是自嘲的笑了笑。


“写了……”


他是这样的人来着吗。逆先夏目久违的自我怀疑。对什么深究到这种程度。不问到最后不罢休。无论如何灭不掉那点微小的期望。


“什么。”


 


那并非羞涩的人。逆先夏目也不觉得真心话一定要用这么隐晦的方法表达出才可以。


灰色。没什么特别意义的颜色。一千六百零六。他找不到意义的数字。


逆先夏目突然想起那个人毕业那天他在去往约定地点时走过的地方。他们确实没有约在樱花满天飞的树下。可是他走过的那些地方樱花绚烂的惊人。当时他走的不慢但是绝对不快。心里想着不过就是前辈为什么我要急着过去。他踩着满地花瓣。他看过一颗颗樱花树。他当时。大约。真的有想过。就那么瞬间,有想过。前辈也来看看就好了。


 


“那上面的字啊。夏目君也是为难人。到了现在其实怎样都好吧……不要沉默啦。我还记得的。怎么说当时写上去感觉都用了很大的勇气。结果那么那么多星星,掉下来的也是它。不觉得都是命运吗。”


“……”


他所认识的青叶纺一贯如此。某些地方相当干净利落。和那头乱蓬蓬的头发一点不搭。


 


【不要忘记我】


 



 


 


我觉得这篇两个人性格都不太明显。而且所有设定都很模糊因为我自己也没去深究。梗也是,模模糊糊的有了挺久,今天正好睡不着爬起来也就打完了。


 


至于那个数字。


 


夏目:所以那个一千六百零六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推你cp的姑娘保档失败的名次。


 


就是这么一个故事。


最后摸摸嘉嘉小天使。


 

评论

热度(77)

  1. bibo绘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