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bo

僕らの曖昧な愛で

[白鹊/云亮/备香] 竹 枝 鸟

好细腻啊

小竹翩翩然:



看似是谈恋爱剧情,实质是一本正经地打战。没有主次cp之分,主要讲讲李白和扁鹊,赵云和诸葛亮,刘备和孙尚香他们六人之间的故事。








  “这山势虽险峻但也颇奇异有趣。”诸葛亮伸出手,指了指铺在桌上的十几尺长的牛皮纸地图,烛火将他棱角分明的脸柔和了几分,“你们看,这山路周围虽然都是阴森的林子和岩石,但我的线眼告诉我,这林子其中隐藏着三条天凿的山路,接下来我为了方便就把它们称作上路,中路和下路了......”


  “军师,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分开领军走这三条山路进军,攻敌人个出其不意?”孙尚香接着道。


  “对,正是这样。那接下来就是怎么进军的问题了.....嗯,这样,上路虽阳光直射看似平淡无奇,但线眼告诉我这其间生长的植物都是带有毒性。毒物这些东西孔明自愧不如扁鹊兄,孙姑娘好游四海也是不懂其中门道。这上路率军的冲锋,还请麻烦扁鹊兄了。”诸葛亮说罢抬手作揖以礼。


    “好。”扁鹊干脆地点头答应了。李白似是不放心扁鹊,凑上去又和扁鹊叮嘱着什么。


  “扁鹊兄多加小心。”诸葛亮继续伸手点着地图继续说道,“这下路是泥泞的小路和泠泠的泉石,孙姑娘机敏过人....”


  “得了得了,”孙尚香含笑着不耐烦地挥挥手,“孔明你我交情如此,这托词就不需要念了,有本大小姐率军走下路,自然会马到功成!”


  诸葛亮被她的直率逗笑了,道,“孙姑娘果真性情中人,也难怪李白兄同你谈的来。”


  “那女人性情如猛虎!和她谈得来才有鬼了!”李白连忙插话道。


  “切!你也不看看你这人形自动行走炮,你以为本大小姐想和你谈?!”孙尚香接过了话茬。


  “你这泼妇!别忘了是谁之前辛辛苦苦地帮你刺杀要袭击你的刺客!白眼狼!”李白对着孙尚香熟络也就口无遮拦了起来。


  “得了!那刺客本小姐自己能解决好吗?!你硬插一脚和我夺功劳还有脸了?”孙尚香不服输地回道。


  “你!...”李白刚欲想回话,但瞥眼看到扁鹊的脸色变黑了几分,似是不高兴了。李白慌了,只觉得自己平时在越人面前树立的翩翩公子的温柔形象全给这姓孙的给毁了。连忙凑到扁鹊身边询问为何生气了,但扁鹊只是一个劲的抿着嘴不说话,连一个眼神也不施舍。


  赵云上前当和事佬,道,“好了好了别吵了,继续听军师分配任务吧。”


  “啍!”孙尚香坐在椅子上抱着胳膊冲着李白的方向从鼻音里憋出了这个音节。但李白急着哄扁鹊并没有理会她的挑衅。


  诸葛亮摇了摇头,笑道,“无妨无妨,李白兄同孙姑娘还真是军营中的活宝,若不是他们,军营就是一片死气沉沉了。孔明虽被称作是千年难求的才子,但拢人心同和氛围的事还是不及他人。”


  “我率主军走中路,这也好树立威信....”诸葛亮顿了顿继续道,“要不那些士兵还真都把我这军师当做只会躲军营里吃白饭的废物了。” 他说这话带上了一股狠劲。


  “军师!这不妥当,我请求同你一路....”赵云急忙打断了诸葛亮的话。


  诸葛亮听着这话只觉得意料之中,那人就是喜欢已情义用事。他不为所动地继续道,“赵云将军,战场之事还请不要挂念儿女情长。”接着又不给赵云插话的机会,继续道,“这山林间不仅有埋伏的敌军,还有猖狂的土匪。赵云将军同李白兄,你们常年经战,应该不必孔明多以指点了。你们的任务就是率军周旋于着山林间,把那些碍事的敌军处理掉,以免他们去通风报信,也方便我们这三路人马的行动。”


  “赵云将军。”诸葛亮唤了那人的名号。


  “是!”


  “你走偏近下路的山林,也好照应孙姑娘。”


  “...是!”赵云应声接了任务。


  孙尚香见此状,连忙起身道,“军师!下路我一个人能照样的来.....孔明啊,你说到底还是谋略战局的人,这些舞刀弄枪的事交给我们就好。赵云将军还是同孔明一路吧...”这军营中还有谁人是不知道诸葛亮同赵云情义深厚的?


  “谢谢孙姑娘的好意,孔明心领了。只是刘备兄拜托过孔明要多加照顾孙姑娘,也请孙姑娘不要让孔明在刘备兄面前难做。”诸葛亮委婉拒接了她的建议,继续道,“李白兄,劳烦你走偏靠上路的山林。扁鹊兄刚来军营不久,对战事还不是很熟悉,也请李白兄多多关照才是。 ”


  “好。”李白作揖应下了。其实他求之不得在扁鹊面前表现一番,现在时机来了。李白都已经脑补好了在杀人的时候要如何下剑,怎么帅怎么来,把扁鹊迷着了才好,他才好把人往床榻上带。


  “军师,我...”赵云还想说些什么,但被诸葛亮用那淡漠的眼神瞥了一眼后,便把接下来的话都吞下去了。


  孙尚香在一旁看着这两人的动作,只觉得自己没能帮上赵云将军而内疚。


  “我们将卯时出发,还有三个时辰。请各位主将收拾好自己的装备。”诸葛亮道完这句话后,各路主将便纷纷退下了。


  孙尚香边抬脚边想着要赶忙去飞鸽传书给玄德报平安。李白则仍然在死皮赖脸地贴着扁鹊,还得寸进尺地在靠着扁鹊耳边耳语,只见那小医生红着脸推开了剑士。


  只有赵云一人留在了营帐中,亮着烛火同军师彻谈了整整三个时辰。


  无人知道赵云将军同军师谈了什么。到了卯时的时候,先是军师掀帐走了出来,紧接着才见赵云将军。


  只见军师一改平日的温和表情,生气的黑着一张脸,皱眉怒斥道,“把我的马牵来!”


  懂识眼色的士兵不敢怠慢,急急忙忙地把军师的马牵了上去,生怕迟了一秒钟军师就把火气撒他们身上。


  诸葛亮潇洒地跨上了马背坐稳,回头冲着十万大军大呵道,“一列军同二列军跟我走!其余的听赵云将军指挥。违命令者,格杀勿论!”那声音响亮地划破了天际。接着,军师挥鞭带头率兵扬长而去。


  孙尚香难得见着诸葛亮生气的样子,便按捺不住自己的八卦心,疑惑地问道,“赵云将军,孔明这是怎么了?”赵云认识诸葛亮比她认识诸葛亮还要早上那么一段时间,所以若说最懂孔明者,还是非赵云莫属。


  赵云摇了摇头,没有立即回答孙尚香的问题,他说,“你别看孔明上马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其实他并不精通马术,还好几次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那你为何还放任他独自率军走中路?!中路是敌军最具有反攻的路段,也最容易被夹击包围,危机也自然是比其他两路多...”孙尚香更不解了,忙道。


  赵云无奈地笑了笑,道,“这是孔明上任以来带领的第一把战,他是主军师,自然不能退缩,他的性格也不允许他畏畏缩缩地躲在我身后。我留在军帐中是执意要同他一路,但他把我对他的拥护和照顾看作是瞧不起他。他好自尊,不想被人论道只会纸上谈兵,在十万大军面前,纵使坐在马背上不安害怕到颤抖,也要勒紧了缰绳,纵使是要从马背上摔下来了,也要咬着牙地站起来....”


  “孔明就是这样一位好胜的人....”孙尚香感慨道。


  “哎,他一直以来都是在勉强自己....对了,我也要率军开路了。战局不等人,也请孙姑娘做好准备上路!“说罢,赵云便转身领军了。


  孙尚香看着赵云那落寞的背影,只觉得又是一对苦情人。








  “等会儿若对面有人截你胡的时候,打不过不要硬撑知道吗?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你身边。”李白拔剑出销稳了稳剑气,还不忘叮嘱着扁鹊。


  “我又不是那些需你袒护的柔弱女子,自然会照顾好自己。”扁鹊低头不满地嘀咕了一声,同时也把浅笑藏在了围巾里。


  李白见他又来翻旧账了,连忙辩解道,“以前那是被世间情事遮蔽了眼睛。我现在,只对你一个人好...”


  “哟!李白!”一声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李白接下来的深情告白。


  来人正是孙家大小姐孙尚香,那个和他在军营里大吵大闹过三百回合的孙尚香。


  孙尚香虽说女子,却没有女子的柔柔弱弱,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豪爽的英气,说话也是开门见山,没那么多的曲曲弯弯,有那句说那句。


  李白同她说话投缘,虽表面上是吵吵闹闹的冤家,但两人却一拍即合地认为对方是心灵上的知己。


  知己归知己,李白还是打心理佩服刘备能收了这泼妇女人,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


  李白表白表一半卡住了极为不满,他使眼色叫孙尚香赶紧离开。
 


  但孙尚香却没仔细注意到这些小门小道,她大大咧咧地走在李白身边站着,打趣道,“怎么?和小娘子在这幽会被我逮到不开心了?”


李白见着扁鹊脸色不对了,连忙说道,“你别乱讲,我同越人...”


  “我和他毫无干系,孙姑娘无需误会。军务之事要紧,我先行一步。”扁鹊利落地上马,末尾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对着李白道,“你别跟上了。”拨转马头,挥鞭率军,扬尘而去。


  听到这话李白便把嘴边的快要吐出来的“我同你一起”又给活活的憋了进去。只是呆愣愣地咽下了这口苦水,看着扁鹊的背影被万军遮盖住了才收回视线。


  他是郁闷了,他好像没做错什么啊。军师分配越人到上路的时候,他凑上去给越人分析过了战斗路线和技巧。他同孙尚香吵闹时,越人不开心了,他又屁颠屁颠地上前安慰。临进军时,他也给越人鼓气。这该做的都做了,为什么越人还是不开心?


  李白以前都是被那些姑娘家贴上身求好的,何时这样低下脸地对一个人?他只觉得扁鹊的脸色比六月的天气还难懂,弄的他心痒痒的,抓不着却又放不下。


  孙尚香见着扁鹊似是不开心的背影逐渐化成点消失在眼前,才后知后觉自己似乎说错了话,“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哎,你说,为什么越人总是逃避着我?”李白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孙尚香眼珠转了转,道,“难不成是见我和你太靠近吃醋了?”


  “越人又不钟情于我,何来吃醋一说?”


  “这个嘛,我要是见着刘玄德出去沾花惹草,我非得把他爪子给剁了不成!这也跟扁鹊兄看到你和其他女人亲近时的心情是一样的。”孙尚香绘声绘色地说道。


  李白听着这番话心里再次对刘备产生了佩服之意,还夹杂着几丝同情。但他坚信扁鹊才不是那张会狠心把别人手指剁下来的人。


  “难道说,越人是喜欢我的?”李白恍然大悟。


  孙尚香见着李白这幅呆板的样子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女人,见我感情受挫就那么开心吗?”


  孙尚香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用手指绕弄着头发,笑道,“我真想把你现在这幅苦瓜脸印在脑子里,然后给县子里街头的瞎子李画下来,一张一张地派给那些被你毫不留情拒绝过的女子。”


  “...我现在只喜欢越人。”


  “你是真喜欢他?”


  “嗯。”


  “其实见你这表情我就知道了。”


  “怎么?”


  “哈!那些阁楼上的千金小姐看你是什么样的眼神,你看扁鹊就是什么样的眼神。那是恨不得把喜欢俩字都贴在脸上了,好让整个江湖都知道,那位青莲剑士着了位小医生的魔道。”


  “知道便知道,我还怕他人知道不成?那些女子知道了便不会往我身上凑,越人也不会因此不开心了。”


  “你这话就应该当着他的面,坦坦白白大大声声地对着他说。”


  “那我现在该做何...”


  “你这榆木脑袋!当然是追着你的小娘子到上路啊!快去快去!”


  李白听此话跃身上马,回头含泪感激道,“孙尚香,你真是我的好知己!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你这泼妇有刘备肯收了你是你的福分!你要好好珍惜。告辞!”说罢,便带领士兵往上路山林的地方飞奔去。


  只留下在原地气的咬牙切齿的孙尚香和剩下的瑟瑟发抖的士兵们。


  “李白!等本大小姐打通了下路凯旋归来时,要剁了你脑袋!”








  这一仗打得很漂亮,也是我孙尚香打的最爽快的一仗。诸葛孔明不愧足智多谋,料事如神,赵云将军不愧箭无虚发,长矛如刃。


  我和赵云将军在下路浴血奋战,愈到后面将士们的士气就愈发大涨。接着成功地按照原计划同军师的队伍汇合,我们合力攻破了敌军的主城。


  呵,对面也不过是一群懦夫,见着敌军将临城门外,士兵们竟纷纷地扔下武器,弃城而逃。呸!这和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逃避厄运有什么不同?我孙尚香最不屑的就是和懦夫对战。


  这仗打下来把对面连连击退,毫无还手之力,我感到爽快。唯一不满的就是攻占主城时的轻易,这太蹊跷了。而孔明也似乎是觉得不妥,但看在天色已晚,还是选择了在这扎营休息,等着明日的主军过来占城。


  孔明因为不太熟马术,所以这一路打下来很是狼狈,衣服上也全是血迹和尘土,还有数条划破的口子。但他还是镇定地下了马,摆手拒绝了赵云将军上前的搀扶,笔直地挺着背吩咐着善后的工作。颇有大将之风。


  我瞧着战都打完了,还是没见着李白同扁鹊率军而来的身影。莫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我心中起一疙瘩,但又很快地安慰自己不要多想。


  孔明也发现了,他道,“李白兄同扁鹊兄呢?”


  我冲他摇了摇头,心中的不安也就更深了几分。


  孔明是主将,他不能先乱神。主将一乱,则众兵乱。所以他把一霎时的慌忙和害怕迅速藏好,开始在脑海里飞速计划着接下来要做的事和说的话。赵云将军在旁边担忧地看着他。


  正当孔明要开口时。我听到了背后扁鹊的声音,他竭斯底里地喊道,“李白受伤了!——”我听言迅速回头,无数士兵也跟着回头。


  我看到了。


  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抱着另一个浑身是血的人,骑着那匹李白最爱的白色骏马,奔策而来。


  我脑子一阵晕眩,一下子竟稳不住了脚。也多亏了赵云将军的眼疾手快扶住了我,以至于我没有倒下去,我道了声谢,却再也没有力气站稳,我见着士兵们纷纷拥上去,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


  啊,太好了,太好了....谢天谢地....他们都还活着。








  那日过后的一个星期。


  扁鹊都是皮外伤,只是那日骑马奔波劳累了才以至于昏迷。他昏迷着前一刻,脑子里还全是李白的身影。


  李白在他的医馆里养伤,只是伤及到胫骨神经,还未醒来。


  扁鹊坐在床榻边。也只有这时候,扁鹊才有空隙仔细看看李白的样子。以前到是觉得这人和自己一样都是男性,没有那些姑娘家称赞的那样俊美潇洒。现在看来是真的好看,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那眼睛微眯着,长长的睫毛上翘着,活活像个小狐狸。不,应该说,狐狸在他面前也要逊色几分。李白的鼻梁挺秀好看,可鼻子下嘴唇却轻薄得很。师傅说过这是薄情寡义之相。


  “哟,想不到扁鹊兄竟也是痴情人,盯着你的李哥哥眼睛都转不开了呀。”孙尚香轻车熟路地推门进来。


  “孙姑娘,你怎么来了?快坐。”扁鹊早就习惯了孙尚香毫无顾忌的玩笑态度,连忙招呼着她。


   孙尚香拉过凳子在床榻边坐下,她轻柔地看了一眼昏迷中的李白,续而转过眼看着扁鹊,道,“扁鹊兄,李白待你是真心的。”


  扁鹊顿了顿,浅浅地笑了,“我知道。”


  “可曾同我说说那日发生的事?”孙尚香试探道。


  空气先是沉寂了一会儿。扁鹊思考着,像是在回忆,接着,他缓缓地开口,那声音在孙尚香耳边听来比春风更温和几分,“那日,我走后不久,李白也便跟了上来。一路上我们打得很顺利,敌军节节败退。原本是按照军师的计划汇合...但这时我们我们却遭到了山匪的拦路,更糟糕的是,也刚好碰上了被你们从主城击退的敌军。这时,三路交锋一场混战也开始了。我不熟兵器,李白为了照顾我,便要使出了十成功力,为的就是不让土匪或者敌军伤我一根头发......混乱中,李白被一只冷箭穿过了他的身体左侧...那支箭来势凶猛,李白顺势倒下了马,我见状急忙骑马上前接住了他。后来的事,你也是知道的了.....”


   有些李白对他说的话和对他做的动作,扁鹊都选择简略掉了。来来去去还是李白昏迷前对他说的那句话最打动他,“这世上李某只愿得一人心...那就是越人的......”


  孙尚香听完后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长叹了一口气,道,“扁鹊兄,李白虽表面看着薄情,但实质心里只有你一人。我早就该同你解释清楚,我同李白只是萍水相逢的知己罢了。况且,我同玄德早有婚约,我同玄德也是真心相爱。你也不必介怀过往种种。”


  扁鹊摇着摇头,不好意思地笑道,“是我太过妇人家子气。让孙姑娘见笑了。”


  “哎呀!这有什么好见笑的!喜欢一个人就要把他栓的紧紧的。李白这小子要是敢出轨了,本大小姐第一个不放过他!”


  说罢,孙尚香对着扁鹊大笑了起来,扁鹊也跟着笑了。









  我是真替我的知己开心。他虽读透世间情爱,却从未动过心。对拥上来的女子丝毫不拒,最后落得一个“李公子无心的”名号。


  他喜欢喝酒,因为喝醉后他便忘了孤身一人的寂寞,他喝醉的时候,会拔出自己的剑,没有焦距的眼睛看着剑光反射出的自己,一遍又一遍。


  玄德告诉我,他是在等一个会改变他的人。我问玄德,那是什么样人?她什么时候来?玄德没有回答我。


  李白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应该是孔明将那位小医生带进军营的时候。一开始我也没想到他们会发展到如今私定一生的关系。而孔明知道他们确立关系后,则是早料到了一般,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那时他们应该是相互讨厌的。本来就是两个性格极端的人。扁鹊看不惯李白的随意洒脱于情事,则李白看不惯扁鹊的淡漠高傲自大,还时常跟我抱怨道,“那扁鹊装什么酷啊!我辛辛苦苦地为他挡刀挡枪他是瞎了没看到吗?!”我听后只是笑笑,李白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一个人上心了,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白对着扁鹊的称号也不知不觉变成了,“越人。”我也见着扁鹊对着李白时会淡淡笑着。


  后来李白在一次战后身体左侧受了伤,一支冷箭插了进去,那扁鹊是哭着抹花了脸把他送回来的。我后来才知道那是李白为了保护扁鹊而受的。过那一个月后,李白醒来了,也同扁鹊通了心意。他们决定相伴一生,浪迹天涯海角,一个论剑,一个论医,当一对江湖鸳鸯。


  道别的那天,李白和扁鹊先是一同来到了我家。


  李白一见着玄德就先上前两步行了大礼,道,“玄德!多亏了你收了孙尚香这泼辣的女人,我才好安心上路。”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拉他们坐下,寒暄了几句后他们便要走了。我不舍的目送他们离开,萍水相逢,也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了。玄德安慰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江湖有离有散,无需伤感。”我听罢也释然,转头对着他笑了。






  李白最终等来了他的竹枝鸟,同他浪迹天涯。赵云将军则是永远在追随着孔明,只为能远远地看着就好,只怕一碰,那鸟就离开了竹枝飞走了。我呢?只要有玄德在,便是我的立竹处。












————END————
学生党的时间挤一挤还是有的!
好了终于修仙写完了,其实这篇文有很多事没有交代清楚,比如赵云和诸葛亮的发展呀之类的。。以后有时间应该会给写个番外!
日常求扩列1504810792
我李白一点也不六,十步杀不了一人,杀的了算我输。(´இ皿இ`)

评论

热度(152)

  1. bibo小竹翩翩然 转载了此文字
    好细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