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bo

僕らの曖昧な愛で

【教授枪】离枝

我靠

七十二疑冢:

◎教授枪,肯尼斯×迪卢木多
◎R18_(:з」∠)_
◎大概是一个二周目的主任,原剧情我还没找到什么切入点让这对甜起来……


离枝


肯尼斯再一次抚上了自己的手背,虽然触感上并没有什么异样,但是其鲜红的颜色和不断汇聚的魔力无时不刻证明着那里有一枚的令咒。
没有说出让骑士受辱的话语,也没有被蓄谋的索拉夺走,更没有亲口下达最后斩断退路的命令。
一枚完整的三划咒令。
而这枚咒令的另一端,连接着他在这场战争中活下去唯一的依凭——他的从者,迪卢木多·奥迪那。
身首异处的冰冷与无望依旧残存在肯尼斯的脑海里,他望了一眼窗外,伦敦难得有如此不吝啬阳光的午后,泰晤士灰色的河水也变得明丽起来。而按照计划,明天的这个时候,他就要前往亚欧大陆另一端的那个岛国了。


肯尼斯将手放回沙发的扶手上,沉声说道:“出来,Lancer。”
“是,主人。”黑发的从者应声出现,他谦恭地单膝跪地,等待着肯尼斯的指令。
“因为一些原因,原本要一同前往冬木协助我的索拉必须留在伦敦,给你供应魔力的御主又变成了我。”肯尼斯缓缓陈述着事实,却刻意省略了其中重要的部分。“但我的计划不会改变,在你与其他从者战斗的时候,我也会有自己的对策。”
迪卢木多明白了肯尼斯的意思,他说:“请主人放心,在下自身的魔力也足以供应战斗。”
“我当然知道这个,”肯尼斯打断了迪卢木多的话,似乎还有些许责备的意味,“那么之后呢?如果你自身魔力枯竭了呢?”
“这……”迪卢木多的脸上显露出困惑的神色。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决不要动用自身的魔力,这件事我已经想出了对策。”肯尼斯说道,“魔术回路的供应太慢,但是并非没有其他的方法——Lancer,过来。”
“是。”迪卢木多回应道,他起身走到肯尼斯身前,再度单膝跪地,等待着下一个命令。
肯尼斯伸出手,托着迪卢木多的下巴让他抬起脸来,尽管垂下的睫毛遮挡了眼中的情绪,但是微抿的双唇还是暴露出了迪卢木多的不安,时钟塔讲师的手指隔着手套勾勒过英灵的脸庞,然后他俯下身,吻上了迪卢木多的唇。
肯尼斯的舌尖轻而易举地打开了迪卢木多的防线,探入了口腔之中。突如其来的深吻让迪卢木多变得僵硬,肯尼斯恶意地舔过他的口腔内壁,满意地得到了轻声呜咽的回应。
迪卢木多似乎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应对这个吻上了,他的身体颤抖着,下意识地扶住肯尼斯的手臂保持平衡。魔力通过交缠的唇舌传递过来,迪卢木多不禁追寻着来源,开始回应这个吻。
直到胸口传来些许的窒息感,肯尼斯才放开了迪卢木多,黑发的英灵脸色泛红地喘息着,松开了扶着肯尼斯的双手。
“感觉如何?”肯尼斯问道。
“嗯……?”迪卢木多愣了愣,“比通过回路补充魔力要快一些。”
“只是快一些吗……”肯尼斯若有所思地说,然后下达了另一个指令,“Lancer,到床上去。”
“是,主人……”


http://www.spinates.com/post/3639

评论

热度(120)

  1. bibo七十二疑冢 转载了此文字
    我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