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bo

僕らの曖昧な愛で

【叶黄】斯德哥尔摩情人

哇……

一个脑洞:

略黑  小心阅读   防雷预警:心理驯服(?)


不喷感谢  


配合BGM  陈奕迅的同名歌曲。


———————————————————————————————


喻文州时常觉得黄少天和叶修在一起之后,变得有些不一样,具体他也说不上来,只是有些时候会显出些异样。




世界赛的时候异常明显。




黄少天坐上飞机前,喻文州就在他边上,虽然黄少天原先也挺爱玩手机,刷起微博来没个完儿,可之前的黄少天——哪怕是第一次上台打比赛,也从来都没有这么焦虑过。喻文州看着他啪踏啪踏地和人发短信,字数又多又长,一直到坐在飞机位置上了还试图打电话,可惜对方一直没接听。




黄少天捏着手机,关节泛白。




“给叶神打电话?”喻文州问了他一句。就见着黄少天猛然回神,握着手机的手收了回来,原本就没剩下多少电的手机被他毫不犹豫地关机丢进了包里。




“没,我刚和我妈说我上飞机了。”黄少天眨了两下眼睛,往窗户外面望了望,天气挺好,这趟飞机要是不延误的话,不用多久他就能到苏黎世了,“队长你冷不冷,要不要睡觉啊?我一会儿拿个毛毯过来,你要不要我帮你一块儿拿了?”




“没事,我现在还睡不着,少天困的话就先睡吧。”喻文州笑了笑,假装自己没看见黄少天手机拨打界面上明显的叶修两个字。




黄少天在兴欣拿到冠军之后,夏休期的那段时间里去了H市,不用想都知道他是去找谁的,苏沐橙说那天之后叶修就离开了兴欣,和黄少天一起两人了无音讯。只是偶尔黄少天和队里的几次电话昭告了他的确和叶修在一起,而他们在一起干了什么,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喻文州唯一知道的,只有黄少天和叶修在那段时间后,的的确确在一起了。




喻文州在后半段旅程里也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整个私家飞机的成员几乎只有张新杰还醒着,他是因为规律的作息时差而无法入睡,只好带着耳机看飞机上的搞笑电影。他座位和黄少天只隔了条过道,在两部电影的间隙里,他回头看了黄少天一眼,那个人始终没有睡着,可奇怪的是,从黄少天的行为来看,他其实是很想入睡的。




“黄少天,你要不要喝点热水...”张新杰摘下自己的耳机,有些犹豫地看着人。




“啊?没事,我不渴..”黄少天异常烦躁地捏着耳机线,尽量不吵到身边睡着的喻文州。




整个旅途里他都没有睡着,直到到达目的地,在会议室里面他都显得有些毛躁,这种状况虽说不被其他人所发觉,可与他同一个战队的喻文州还是敏感地发现了,起先他以为黄少天是因为世界赛而感到紧张,但后来他发现并没有这么简单。




因为黄少天焦躁的情况在叶修出现之后,完美地消失了。




甚至在叶修推开门,说出我来了,这三个字之后,喻文州就感觉到黄少天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这样的安静不是指他话变少,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方面,而是黄少天整体,更加像是看见了水源的沙漠旅人或者是找到了钥匙的被困者。




“你又坑我是不是??还能不能靠谱点了。”黄少天在会议结束后,偷偷走到了叶修身边,两人远远落开其他人一段距离。




“少天大大给我打了这么多电话?”叶修掏出自己手机晃了晃,还是和黄少天一块儿买的情侣机型。




“我靠,我那不是找不到你人吗!我以为你回家去被你爹关起来了!”黄少天想想自己在飞机上给叶修连续不断地电话轰炸,有些脸红。




“我这不是过来了?”叶修把手机收回去,伸出手安抚地揉了揉人脊椎骨。




黄少天撇了撇嘴没说什么,拿着自己的房卡进了选手单人房间。




只是第二天方锐出门的时候,看见黄少天从楼上走下来。黄少天的房间在他的隔壁,楼上是领队的房间。




黄少天身上睡衣穿得松松垮垮,头发翘得乱七八糟,脚上拖拉着两只不一样的拖鞋,在电梯里面被方锐撞了个正着。




“.....。”方锐目不斜视的按了自己的楼层,“放心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你跑去叶修房间里睡觉的。”




“我靠,不是...方锐你听我说啊我昨天晚上其实是——”黄少天缓了缓神,开口想解释一下,却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看着方锐缓缓关上电梯门。




早晨的时候叶修还没有下来,众人对他这不规律作息早有耳闻,张佳乐和黄少天坐的同一桌子,他们两原本就是好兄弟,说起来也是没个完,黄少天今天照旧扯着人唠嗑,张佳乐忍受不了似得往人嘴里一个一个的塞早餐小面包。




“哎你别塞!再塞我要吐了!”黄少天躲开了张佳乐的又一波面包攻击,偏头看了眼钟表,“现在几点了啊,老叶怎么还没下来,睡死在床上了??”




“...八点十六。”张佳乐没好气地回答他,“你从坐在我边上到现在已经问了我三遍了啊,叶修是拿着你的账号卡了还是绑架你妈妈了??这么紧张人家就上去叫啊。”




“瞎说什么呢你。”黄少天抓了把头发,还是控制不住把眼神往门口瞟,“我上去叫他一声..身为领队怎么早餐还能迟到的!!太不像话了啊!”边说着,黄少天边从椅子上站起来,往电梯口跑了过去。




喻文州和王杰希就在他们隔壁桌子。




“黄少什么时候这么粘叶修了?”王杰希撑着下巴问了一句,插在他叉子上的小番茄滑落到了盘子里面。




“啊?我也不知道。”张佳乐耸肩,“小情侣刚在一起,难免的难免的。”




黄少天跑上楼的时候叶修刚好打开门走出来,倒还是叼着烟一副没精神的样子,看见人上来愣了愣:“什么东西忘了?”说的是黄少天昨晚上跑来找他一块儿睡觉,早上起来的早,以为是忘了点什么。




“没啊,我过来喊你吃早饭的。”黄少天手上还沾着点面包屑,被他放在嘴边上舔掉了半边,“老叶你昨晚上不是和我一个时间点睡觉的?”




“是啊。”叶修顺势走过去帮他把另外半边舔了,“哥年纪大了,不像你们这些小年轻,时差倒不过来可是很累的啊?”




“你行了吧你。”黄少天瞥嘴,也没对叶修的动作表达什么抗拒,反而拖着人往楼下走,“你再不下去吃,早饭都要给那群饿狼给瓜分完了。”




“小饿狼自己没吃?”叶修笑嘻嘻地给他拉着,一道儿走进电梯里面。




“我吃完了!”黄少天回头瞪他,“你以为谁都和你似得作息不规律啊?本剑圣是早期早睡的——”




电梯门开了,门口站着低头玩手机的周泽楷。




“小周早啊。”叶修和人打了个招呼,周泽楷把自己的眼神从手机屏幕上挪开,低着头的视线让他第一眼就见着了两人握在一起的手。




“啊..早..”周泽楷往外让了让,方便里面的两个人出去。




叶修下来是晚,国家队的其他人都几乎从用餐厅里面离开了,黄少天坐在叶修边上看他吃,絮絮叨叨地把给张佳乐说过一遍的事情再说了一遍,他无聊地踢着腿,催叶修吃快一点好去训练,自己却始终没动先走的心思。




逐渐的,黄少天粘叶修,似乎不止被喻文州一个人发觉出来,逐渐被大家都感觉到异常。每天早上在电梯里撞到黄少天的人越来越多,几乎全国家队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而他粘叶修的地方,远不止这一处。




直到有次休息日,苏沐橙发现这两人都没下来吃饭,走上去敲叶修的门,等了挺久才被打开。黄少天果然是躺在叶修的床上,好在还是衣冠整齐,看起来是没做什么坏事儿。




“唔..老叶...”睡着的那个被埋在被子里,似乎是没睡醒,含含糊糊地伸手出被子抓了两把,叶修给苏沐橙开完门就走回了床边,拉住人探在外面的手,把包在被子里头的那人往怀里搂了搂。黄少天在叶修怀里挪出个舒服的姿势,揪着叶修的衣摆又睡了过去。




“...叶修...?”苏沐橙看着睡到毫无防备的黄少天,在一边皱眉头。




“嘘。”叶修对着苏沐橙示意了下床上那人,貌似无奈地笑了笑,“晚点再说?”




黄少天很少在训练时候还能睡这么久,多亏了在蓝雨的多年训练,对于他来说,在比赛的时间里基本上是有着固定的生物钟——对以前的他来说。




他下午在床上被饿醒,叶修还在他边上,膝盖上抱着台电脑,一只手还给他牵着。




“醒了?”为了方便休息,队员房间里都有着高度遮光的窗帘,叶修把窗帘全拉上了,屋子里出了电脑和台灯的光,基本是昏暗一片。




“唔....”黄少天在被子里软趴趴地翻了个身,把脸往枕头上埋了进去,上面还留着点叶修的烟草味,他身上也留着叶修的味道,“我好饿,我感觉我睡得都有点头晕了....几点了啊?”




“下午一点。”叶修看了眼手机时间,“少天大大挺能睡啊?”




“我靠?!”黄少天立马从床上跳起来,被子被他一脚蹬开,“一点??我和张佳乐说了一点半陪他去看鼠标!我靠!老叶你也不叫醒我??”




“买鼠标?”叶修没回答他叫醒不叫醒的问题,反而从电脑前面转头问向了黄少天。




“对....他说他用不惯训练的鼠标..就我们来的时候那条街上,不是有个电竞用品店?”黄少天在叶修床上四处找衣服穿,裤子掉到了床的那一侧,他干脆探过身子趴到了叶修腿上去够。




叶修按下电脑的屏幕,看黄少天只穿着训练的短袖——还是他的短袖,光着两条腿,屁股也因为那个姿势也露出来一点,腿上有块几乎褪完了的乌青。




“老叶你别光坐着啊你帮我拿一下!我裤子!!”黄少天伸手拍了叶修一把,那人就伸手去够那条牛仔裤,递给黄少天的时候另只手伸到人身后在人屁股上揉了把。




“我靠,流氓!!”黄少天抓着牛仔裤弹开去,“我这就要穿衣服出门了啊?你有什么想买的不?”




“没,少天大大过来给哥亲一口。”叶修看着人在自己面前穿好外套,也没想提醒人里面短袖穿错了的意思,他懒散的抱电脑看着黄少天,直把人盯得磨磨蹭蹭挪过来,弯腰在他嘴角上亲了口。




这场逛街倒不止是买了鼠标,也不止是他和张佳乐两个人,他被人拖着走了挺远,也不知是什么回事,直到喻文州问他在他去找叶修的那段时间里,他们干了什么。




“也没干什么啊....”黄少天缩了缩脖子,努力回想了会儿,他和叶修在那段时间里正经干的事情不怎么多,叶修这人时间观念差得要死,连着他也作息不规律,不是和人在床上昏天黑地地睡觉就是....在电脑前面没日没夜的打游戏,当然...小情侣嘛也总有些不好告人的事情...黄少天有些尴尬地握了握手机,想着叶修那会儿和自己有次玩儿过了,他身上有块乌青到现在都没消,估计叶修背后那几条他抓出来的血痕也还留着。




“真的没有什么?”喻文州皱着眉头,他认识之前的黄少天,黄少天就算是小时候第一次离家去训练营,也从来没这种焦躁不安的状态,你看,现在才离开叶修半小时,他就忍不住瞟自己手机了。




“真的没什么,我们就一块儿睡睡觉打打游戏啊...”黄少天舔了舔下唇,忽略了他在床上怎么被叶修按着折腾,也忽略了打游戏过程里的赌注是输一场亲一下。




“吃饭的问题呢?”张佳乐在边上问,“你和老叶住在一起吃饭怎么办?”




“叫外卖啊?”黄少天理所当然,“我们又都不会做饭,我偶尔能煮个鸡蛋就挺好了,你们还指望老叶做饭?”




“......”喻文州像是察觉了什么,“你们在一起那段时间里,出过门吗?”




“....呃...”黄少天歪着头想,他和叶修在一起那段时间其实他记得不是很清楚,叶修家里也拉着厚窗帘,他们作息又乱,唯一清晰的记忆就是每次叶修从电脑前面回头,都按着黄少天的后脑亲吻他,记忆里色调都是昏暗的,清晰的只有亲吻和触摸,“可能..没有?”




“少天,你知道一个情况吗?”原本跟着他们两人行走的喻文州停了下来,“单独的两个人在封闭的环境里相处太久,会产生对于对方的一种高于正常需求的依赖。”




黄少天被叶修围困了,就在那段时间里,他的感官里只剩下对叶修亲吻,拥抱,触碰的感受,他们一次都没有出过门,一天二十四个小时的生活在一起,黄少天的所有习惯都被改变成与叶修相关的。虽然不知道叶修是否是有意为之,可黄少天对他的依赖,的确达到了不正常的高度。




后来黄少天没有再去找叶修一起睡觉,他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他躺在自己床上全身发冷,身上那条叶修的短袖被他丢在床角。黄少天回想自己离开叶修之后的样子,蓝雨的剑圣依旧是剑圣,他还是能在比赛上打出漂亮的绝杀,还是能和所有人勾肩搭背开玩笑,表面上一如往常,可是他下意识里永远在寻找叶修。




他被围困驯服了。




连续没睡好直到第三天,在他训练的时候叶修走了过来,按着他的肩膀对他指着屏幕上一个方向,黄少天不受控制地往后靠了靠,挨到了叶修怀里。那人脸上挂着和他一样的黑眼圈,显然也是没睡好的样子,黄少天靠过来之后,叶修按着他肩膀的手摸到人后脑揉了两把。




那天晚上黄少天还是摸上了楼,叶修的房卡他也有一张,他进门时候那人像是刚吹完头发,坐在床边上开着电脑。




“老叶我要和你讲个事...”黄少天有点犹豫,他靠近叶修,那人扬着眉毛,似乎是在等着他说下去,“呃...也没什么大事..我就是想问下你最近睡得好不好啊?”




“不怎么好。”叶修皱了皱眉,有黄少天抱着的时候倒是好梦到天明,“没少天大大抱着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我去找你那段时间我们是不是没怎么出过门?”黄少天这两天也没睡好,眼睛下面挂着一片青色,他捏了捏自己的手心,继续往下问。




“大概吧。”叶修终于也觉出那人表情不对劲不对,抬手关了电脑,“怎么?”




“......没事。”叶修想继续听下去,黄少天却眨巴着眼睛强行断了话题,他掀开叶修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蹭到了叶修的边上,“我房间空调坏了,只能打到16度,每天晚上睡觉都要冷死..我还是借你床睡好了....叶领队说好的收留我啊。”




黄少天被围困驯服,叶修却也不是那个猎人,叶修同他一样被困在陷阱里,黄少天有多依赖他,他就也同样有多依赖黄少天。




他们同是猎物。




叶修抱上来的时候黄少天也自觉地抬手给人搂,烟草的味道有点苦,一股脑地冲到了人鼻腔里,他抽了两下鼻子,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继而进入黑暗,陷入泥潭。




回国的飞机上黄少天和苏沐橙换了座位,他看着搞笑的电影,靠在叶修肩上困倦地打着盹儿,喻文州就坐在他们前面,站起来拿水杯的时候往黄少天脸上瞟了一眼。黄少天和叶修算是不怎么典型的斯德哥尔摩,没有绑架者,没有受害者,他们同是绑匪也同为人质,相互依赖,但只要相互保持距离一定时间就能恢复原本的——




喻文州看黄少天的那一眼引得边上的叶修抬起了头。




叶修看着喻文州的眼睛,对着他意义不明的挑了下嘴角。




END。


具体谁囚禁谁大家就自由心证吧...我个人偏向是双方互相围困..


不喷感谢

评论

热度(1720)

  1. bibo一个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
    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