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bo

僕らの曖昧な愛で

(KK同人)恐怖 續(慎)

好棒!

Z:

※J禁,與現實人事物無關,請充分了解再點入


※性描摹(但沒有插入)(?)KT向注意


※依然微獵奇注意


 


恐怖 續


 


 


 


少年很瘦,而且長得很好看。少年的鼻子不特別高、也不特別塌,就像是精美的藝術品般萬分精巧地裝飾在少年臉上;少年的嘴唇總是無意識地微嘟,給人一種並非刻意的撒嬌感──儘管他知道那時少年尚且逞強的緣故,並不會特別向他撒嬌。他有些遺憾地想。


不過,最人印象深刻的還是少年的眼睛──無論誰見到少年總會在心裡深刻地烙下少年的雙眸。少年的眼睛盈著黑水,閃著粼粼水光。


他可以輕易地攫住少年的肩膀,少年的肩膀非常纖細,他的另一隻手環住少年同樣纖細的腰。可能是那個時候少年的戲劇正火紅的緣故,少年被勒令節食。他還記得當時胖不了的他在吃東西時總是被少年眼巴巴地瞧,但將手中的食物遞給少年時卻又被沉痛地拒絕。


他抱起少年。少年像是睡著般蜷縮在他懷裡,現在的他已經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抱起少年了……大概用不到他三成的力氣吧。


少年閉著眼睛,像是小動物似地曲起手腳,深藍色的領帶從脖頸到胸口垂了下來,純白的襯衫紮在格子西裝褲裡。


少年沉睡般閉著眼睛,他感到安慰的地方是少年的眉頭舒展,看起來並不痛苦。


他只希望他開心,少年往後痛苦的時間每一分每一秒都讓他覺得難受。


他抱起少年,將少年放進方形的空間,少年側躺屈膝,竟剛剛好符合方形的空間,他半跪著,一隻手撫過少年的臉,另一隻手扣在拉鍊上喀拉、喀拉地扣弄著,漫不經心地看著少年如扇的睫毛。


他的手指滑過少年的刻意留的細長鬢角,尾端還微微勾起。


少年睜開了眼,水亮的雙眸睜得老大,好像會滴出水一樣。少年伸出了手卻被他扣住手腕,手來不及攫住他的衣袖就這麼僵在空中。


他將少年的手推回去,「茲拉」地拉起拉鍊,少年圓睜著眼睛看著他,在拉鍊徹底拉上的瞬間,他看見少年微嘟的唇蠕動。


──光一。


茲拉,拉鍊徹底封鎖男孩水亮的眼睛。


那是一個黑色的行李箱。


堂本光一低頭一看,不知何時自己也回到了當時的青澀,外套胸前繡著「金田一少年事件簿」──那是少年借給他的外套。



他們有個默契,那就是不說謊──即使說謊也是在不違反前提的情況下,例如私下不聯絡、不知道對方電話、不知道對方家在哪裡等等,所以當被半開玩笑似地問到是否會錄下相方的節目時他選擇岔開話題。


他的確會錄下,而且不只會錄下,他更會收集相方的雜誌、生寫、shop照,這一切都是在終於意識到自己對相方有著恐怖的執著後。


這樣的執著他從一開始就沒多猶豫,他對相方的「一切」一向順從本能。他不缺錢,甚至如相方所言「錢多到爛掉」,收集相方的雜誌根本小菜一碟,較為棘手的是他們還會出道的雜誌與照片,管道難找、幾乎絕版,他動用了錢和一點關係。


金田一時期的堂本剛有著單純的陽剛英氣,那是堂本光一特別鍾愛的時期。他看過粉紅飯戲稱金田一是他的初戀,他仔細想想這麼說似乎也不算錯。


他打開收藏堂本剛相關的專用櫃子,蹲低身子,金田一時期太過久遠他必須將手伸到深處才能拿出來。


久違地拿出少年時期的堂本剛,大概是因為那個時候的他們年紀太小,對於彼此的感覺──戀愛啊、性啊都還很模糊,與現在強烈到清晰的渴望與執著相比實在太過純潔,他有時候會看著金田一造型的堂本剛感到不明所以的罪惡感。


他不知道堂本剛是否還記得,那個時候他拿到堂本剛給他的金田一劇組外套時非常雀躍,甚至興奮到笑得眼睛都瞇成一條線。


堂本剛那時只是不解地笑問,銀狼劇組都不發外套的嗎?


──是氣味。那件外套上有堂本剛的氣味。


不過那件外套早就隨著時間的流逝消失了,如果還留著才是奇蹟吧。他想。


他將雜誌放回去,雜誌已經很舊了,所以他放得很小心,然後飛快地關上抽屜。


堂本剛回來了。


「……光一君,你知道你這樣很像變態嗎?」相方靠在門邊說。


堂本光一聳肩,堂本剛一臉疲倦,似乎剛結束工作。


「今天很晚。」


「嗯。」堂本剛疲倦地答。


「吃過了?」


「吃過了。」堂本剛頓了頓說,「你沒吃晚餐。」不是疑問句而是陳述句。


堂本光一露出理直氣壯的表情說,「忘了。」


「吃飯是本能吧?」


「不餓。」


「都幾點了。」


堂本光一從口袋拿出手機看了一下,原來已經過了午夜。


「最近很晚。」


「嗯,拍戲。」堂本剛簡單地答。


堂本剛一邊解開鈕扣一邊命令,「你去給我吃點東西。」語氣帶著無奈。


「喔。」


堂本光一也知道自己生活習慣有問題,所以他只是順從地、慢吞吞地移動到廚房,卻還是注意著臥室的動靜。大概是皮帶解開了聲音吧?他聽見趴搭一聲,相方下半身應該已經被褪得乾淨,接下來是上衣脫下,堂本剛發出「嘿咻」的聲音,他一直提醒自己別像欲求不滿的少年一樣轉過頭或是心生偷窺之意──儘管這不是他能控制的。


因為拍戲的緣故堂本剛最近總是早出晚歸,而這年的工作也多了許多,堂本光一灌著可樂(充當宵夜)漫不經心地計算兩人最近做愛的次數。


嗯,兩隻手之內可以結束。這個結論讓他知道這是他最近躁動的原因。


欲求不滿。


最近增加健身的緣故他倒也可以發洩多餘的精力,但一旦持續了一段時間他發現自己的渴望又重新浮現,清晰得像是黑暗中的蠟燭,一開始只是忽明忽滅的亮光,一個不小心竟已經星火燎原。


他抓著鋁罐發呆,當鋁罐上冰冷的水珠徹底沾濕他的掌心時堂本剛正好洗完澡。


堂本光一回過神正好對上堂本剛的白眼。


「可樂。」堂本剛無奈地說。


堂本光一拿高晃了晃,鋁罐內已經沒有液體了。


「……叫你吃點東西不是叫你喝可樂。」


「喔。」累犯者毫不愧疚地回應。


堂本剛嘆了一口氣,滿臉疲憊。「等等別再玩遊戲了。」他說,意即希望相方早點睡,儘管電視螢幕是一片漆黑,但堂本光一近年轉戰筆電玩起了線上遊戲。


「剛。」


「嗯?」


堂本光一歪著頭說,「穿制服好嗎?」


堂本剛難得露出錯愕的表情,過了很久才結巴地,「制、制服?」


「嗯,制服。」


「什麼制服?」


堂本光一沒有多想脫口而出,「金田一的制服。」


堂本剛微微扭曲著臉說,「……你這個變態老頭!」


堂本光一有點被這個稱呼打擊到,但因為對方是堂本剛他又露出了傻笑。


「你到底多喜歡金田一。」堂本剛嘀咕。


「我喜歡剛的金田一。」堂本光一說。


堂本剛抱胸,看起來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沒有那種東西。」堂本剛很快地拒絕,「都多久以前的事了。」


堂本光一陷入沉思,開始思考要不要去買一套。


「領帶呢?」


「……什麼領帶。」


「領帶也可以。」


「……」


「還有襪子。」堂本光一說。他記得很清楚,那個時候「金田一」總是穿著白色的長短襪,剛好蓋過腳踝。


「……變態老頭。」


堂本剛勉強擠出聲音說,但堂本光一只是露出一慣的傻氣笑容。


 


───


點這裡


密碼提示:堂本光一2005年9月私底下到過某個國家觀看大奬賽,那個國家的英文第一個字母大寫,剩下全小寫


提示:歐洲國家


請不要討論密碼、詢問密碼,其實問題丟到網路上找就有了~


───






他將少年裝進行李箱裡,就像一尊精緻的玩偶一樣──只有他可以觸碰、只有他可以擁有。回到少年時期的自己抱膝坐在行李箱旁邊,最後甚至將頭靠了上去。


──好喜歡你,少年的他說,最喜歡剛了。


他緊緊地抓住外套,嗅著屬於相方的味道。


──我也是唷。他彷彿可以聽見少年用黏軟的聲音回應。


 


他閉上眼睛,在心裡發誓絕不將拉鍊拉開。


絕不。

评论

热度(216)

  1. biboZ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